世界各地的新型冠状肺炎确诊病例最近已经超越中国国内。西班牙、意大利、德国、伊朗成为了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中心地带,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情况亦随之响起警号。 病例的急速上升和事情的严重性令世卫组织将目前状况定性为「全球大流行」。

近日有报导指国内的情况开始逐渐明朗起来,确诊病例数量显着下降,工厂正在正安排员工复工,筹备恢复工厂的正常运作。 然而,这次巨大的冲击是一场全球性的经济危机。 在不稳定、受限制的供应情况下,很多主要依靠国内生产力的零售商只好选择离开市场。

同时由于工厂未能立刻恢复以往的生产量,全球市场需求急剧下降为世界经济的一大隐忧。

就如这里提到的,在如此动荡的经济环境下投资者应该重新平衡自己的投资组合,评估供应商的状况,将投资资金在不同资产类别之间进行分配,以达分散风险的目的。

全球市场如何应付新型冠状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的极高传播率已经对全球数以十万计人口的健康带来十分严重的影响。 为了减低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政府亦采取一连串的行动,例如实行社会距离战略、暂停中小学课堂,关闭大学学院,推荐弹性工作制等多人和避免如何其他集会活动,以上方案都有助减低病毒的传播率,舒缓当地医疗机构的负担。

全球经济放缓,市民消费欲大减,因很多商店正面临结业问题,甚至连花钱的渠道也大幅减少。 旅游业和酒店业首当其冲受到冲击,其餘大部分经济业务亦无可倖免。

在消费慾下降以至收入大减的前提下,商家为了维持商舖的基本利润只好裁员减低成本,进而有可能引发一连串的失业潮。

受到这次新型冠状肺炎的影响,相信很多市民都难以在短时间内回到以前的生活水平,世界各地都响起着步入「全球经济大衰退」的警号。

肺炎危机可能带来的三个结果

在肺炎由爆发到现在的短短几个月裡我们能够掌握到的不多,难以判断肺炎将会带来的后果。 当中的不稳定因素包括促使肺炎病毒生长的温度和无病徵感染者带来的影响;肺炎复发的可能性亦是某些疫情貌似已经好转的国家内在潜伏的危机。 由于距离疫苗完整的开发还有一段时间,在这前提下很难去确定这次疫症爆发最终带来的后果和对人类健康和经济活动的影响。 我们来看看以下三个可能的结果。

1)迅速恢复

根据麦肯锡公司发表的「新型冠状肺炎简介」,最乐观的情况是因新型冠状病毒的高度传染性使确诊病例持续上升,引起公众情绪的波动,导致需求量减少。 但经过政府采取的一连串有效的措施后,再加上肺炎在青年和中年层的致命性不高,相信大众会在数星期内升温到顶点并随后开始下降,即时新增病例数量没有缓和的迹象。 市民开始会习惯多注意卫生问题,保持社交距离,和认为步入夏天天气转暖后疫情便会得以改善。

就以上情况而言,2020年全球人均生产总值升幅将会由估计的2.5%下降至2%。 当中中国的估计升幅值下降最大,由6%降至4.7%;东亚洲升幅值下降1%,而其餘大型经济体预计下降0.5%。 中国将在短时间内恢复生产力,但市民的购买力预计2020年年中才恢复以往水平。

2)全球性暂缓

这结果的发生基于假设中国以外的国家对疫情的控制比较慢一点,肺炎病毒持续在欧洲和美国扩散,但在政府的控制和个人与各机构的合作下病毒只在境内扩散,并未影响到境外的国家。 亦预计在非洲,印度等人口稠密的国家爆发并扩散,但在北半球春季的开始扩散速度会放缓。

 

在全美国预计大概会有十万到五十万宗确诊病例已其中一个严重灾区将会覆盖全部确诊病例的四成至五成,其餘确诊病例将主要分散在两至三个主要区域。 病毒将在城市活跃扩散四至六个星期,在邻近社区扩散两至三个星期。 疫情将冲击大眾的消费慾,导致预计全球人均生产总值升幅减半,在1到1.5%之间,进而带来全球性的经济暂缓,但相信未会引发全球经济大衰退。

 

在这情况下,中小型企业受到的冲击远比大型企业来得大,未成熟的经济体系受到的影响比已发展的市场来得深。 而不同行业受到的影响也有所不同;服务行业如航空业,运输业和旅游业无疑受到最直接的影响。 航空公司的营业额在暑假期间直线下降,最坏情况将带来破产和市场大洗牌的局面。

市场需求的下降紧随着消费者信心的骤降,同时暗示着零售商和供应商都在有限度供应的资源下营运却只换来极少的利润,希望能在五月至六月市场需求随着疫情受到控制而渐渐回升。 国内和全球生产总值的下降亦深深影响着其他行业。 油价一直比预期低,直至第三季才开始回升。

3)肺炎「全球大流行」和全球经济大衰退

这情况跟全球性暂缓大致相同,唯独这设定在于假设新型冠状病毒不会受气候和季节影响,气温上升未能减慢病毒的活跃程度。 在第二至第三季期间游客带来大量感染和复发病例,瘫痪医疗设施和拖累消费者信心,第三季也未能回升至应有水平。 种种不明朗和不乐观的因素导致全球经济大衰退,预期全球人均生产总值升幅降至0.5%-1.5%。

如何减轻新型冠状肺炎为供应链带来的负担

多种可以发生的结果恰好反映了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不了解,其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令我们难以准确预计肺炎最终会带来的影响。

有声音指出这新型冠状肺炎甚至可能引发黑天鹅效应,影响着全球人类的健康和再次引发国际性的经济放缓。

连日来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困扰,再加上这次肺炎的冲击无疑是对全球供应链的试炼。 儘管如此,中国作为全球供应链的供应商的地位毋庸置疑的,但同时商家们开始意识到倚靠单一供应商的危险性。

根据贝恩咨询公司发表的报告,中国人均生产总值预计将会下降0.2%-0.5%,大概等于人民币5000亿元。 新型冠状肺炎所带来的影响将会是2002-2003年沙士的五倍,多个行业受到直接冲击,包括;饮食业,奢侈品零售业,汽车业,电器业和传统零售业等等。

综合以上各点,所有跟内地供应商合作的买家都应该重新审视和评估这一点:我的供应商有足够的市场适应能力吗?

每个行业都应该通透了解其供应商的生产状况,除了直接联系的主要生产工厂外,它的分包商的生产状况和条件也应该列入考虑当中。 这能帮助你更早一步意识到并阻止会影响供应期和交货期的事情发生。 例如鋰电池是很多电子产品的主要零件,如鋰电池短缺的话,将会直接影响电动车,个人电脑,手机,电动工具和输电网络等的供应链。

了解到状况后,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如何有效地分散供应链风险?

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采用多间价钱相若但位于亚洲不同地方的供应商和制造商,甚至重新整理供应网络,将部分或全部制作程序迁回较近自己公司的地方。

最后,亦可能是最逼切的问题:如何确保合作中的供应商有良好的财务状况

需要注意的是, 在面对经济不景气、需要应付国际性的大型订单等情况下,制造商有可能遇到流动现金短缺的问题, 供应商的营运困难将会为重要订单带来危机。

拥有稳定财务状况的买家能够加强其供应商的信用和贷款额,透过Velotrade等网上融资平台为供应商进行发票融资,更能巩固双方的合作关系。